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亚运之年电竞产业:电竞小镇退潮大城“崛起”,“电竞 ”新业态进一步落地

2023-04-15 19:50:04 4515

摘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林倩梅 杭州报道2023年,电竞热闹回来了。比如,3月31日,被描述为“国家级”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家电子竞技发展研究院揭牌成立,并确定了“总台+重点城市”的战略部署。简单的新闻背后,显示出电竞与城市的融合愈发受到重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林倩梅 杭州报道

2023年,电竞热闹回来了。比如,3月31日,被描述为“国家级”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家电子竞技发展研究院揭牌成立,并确定了“总台+重点城市”的战略部署。

简单的新闻背后,显示出电竞与城市的融合愈发受到重视。

过去几年,我国电竞产业发展整体蒸蒸日上,这既离不开行业自身的努力,也与各地政府积极出台相关政策,推动行业发展有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22年以来,全国多地持续加码电竞产业扶持力度,包括支持重大电竞赛事落地举办、电竞场馆建设、电竞人才培养及更多电竞衍生业态扶持等。除了北上广深之外,不少城市选择结合自身优势向电竞差异化赛道发展,探索着先试先行的产业发展路径。

而就在5个月之后,今年9月,电竞将登上杭州亚运会的舞台。

近期,在多场电竞产业相关会议上,背景多元的参会者形成一个共识:这场顶级赛事的全民关注度将让电竞进一步提升自身的认可度和话题度,以此来吸引更多的城市加入到扶持电竞产业的行列当中,推动中国电竞进入一个更加深化发展的新阶段。

产业化迈入新阶段

最近数年一路“狂飙”的电竞产业,在2022年出现了收入、用户规模的下滑。不久前,电竞工委发布的《2022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显示,2022 年电竞产业收入1445.03亿元,同比下降14.01%;电竞用户规模约4.88亿,同比下降0.33%。这是自有统计以来,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和用户规模两项主要数据首次出现同步下降的状况。

诸多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数据给电竞产业敲了一下警钟。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22年电竞行业收入的下降,是一个可以预见的结果。受疫情反复带来的影响,众多电竞赛事停摆,导致门票收入、品牌赞助等主要收入来源受到波及。

但更为深层的挑战,仍然来源于行业本身。张毅将其总结为,电竞行业收入结构严重失调,电竞行业和游戏行业需要实现更好的脱离,寻找市场新增量是当下电竞产业的核心命题。

从我国电竞版图来看,根据艾瑞消费研究院的梳理,除了赛事本身,包括内容制作、内容传播、内容授权等在内的产业链开始完善,并在与各行各业的联动中不断衍生出新商业模式。

(图片来源:艾瑞消费研究院)

从收入结构看,《2022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电竞产业收入构成中,电竞游戏收入占比高达81.52%,内容直播收入占比约为15.28%。剩下的赛事收入、俱乐部收入等占比加起来还不到5%。

也就是说,虽然目前的产业链看上去已经相对完善,但电子竞技行业核心商业价值链主要是中游的电竞赛事参与方面,这也导致在遭遇电竞游戏面临版号停发、用户流失的“寒冬”时,围绕电竞赛事建立的商业生态会遭到严重的打击。

这一问题也引起了行业内的广发关注。游戏市场研究及数据分析服务商Newzoo曾在《2022全球电竞与游戏直播市场报告》中分析,电竞组织的收入来源将趋向多元化,是全球电竞市场正面临的首要关键趋势,一些电竞组织也已经转向融资,寻求赞助以外的收入来源。

“电竞产业必须与游戏产业实现更好的分离,并在整个产业的上下游各个环节去探索更多的商业化路径。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是一个重要方向。”张毅表示。

实际上,最近几年火爆的电竞酒店、游戏咖啡馆等以电竞为核心衍生出的休闲娱乐场所,就很好地实现了电竞产业和实体经济的结合。尤其是电竞酒店诞生至今,短短几年内,已经经历过多次升级换代,从最初的传统酒店加几台电脑,到后来根据热门游戏划分房间,到如今,专门的电竞酒店在竞争下进行“电竞酒店+密室逃脱”、“电竞酒店+剧本杀”、“电竞酒店+游戏IP”等消费场景创新。

此外,华体电竞董事长徐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还指出,“电竞+”模式还可以在制造、金融、地产、通信、教育等领域实现跨界融合效能,扩展着相关行业的内涵外延,带动更广泛的社会产业价值。

“比如最近三年,电竞教育也被纳入到整个电竞产业的一个重要范畴。我们现在也在推动电竞人才的实训和培训。”徐铭表示。

当然,商业路径探索不能一蹴而就,但业内依旧对2023年的发展充满信心——电竞即将登上杭州亚运会的舞台,这正是电竞“大秀肌肉”的良机,也将成为行业解决商业化难题的突破口。

“首先电竞在亚运会里本身不会产生太大的商业价值,但是,电竞进入亚运对于背后的游戏企业、策划企业、会展企业、场馆等,将提供充足的动力去优化和改良相关服务。尤其是对于电竞背后的游戏大厂或游戏产品来说,能提供一个相对比较正向的舆论环境。”张毅还指出,行业需要的是借助这个契机,将已经积累起的拉动消费、文化建设等正向影响力向外界传达,来吸引更多的外部行业关注电竞,以激活更多内容资源和价值空间。

城市争相布局

作为电竞产业发展平台的搭建者,在现阶段的电竞热潮中,城市无疑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近年来,电竞第一城、电竞之都、电竞小镇成为各地布局电竞产业的重要抓手。 除了北上广等电竞先发城市外,成都提出打造“电竞文化之都”,深圳欲打造“深圳粤港澳电竞产业中心”,扬州瞄准“长三角电竞之都”等等,都是各个城市在电竞产业上发力的代表。

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近7年来中国电竞相关企业稳定持续上涨。截至2022年10月21日,已有约6.2万家为在业、存续、迁入和迁出的电竞相关企业。其中,超过八成的电竞相关企业成立于近3年内。

市场主体的活跃少不了政策扶持。2022年以来,多地密集出台专项政策,有意发力电竞的城市热情不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相较于以往大而全的规划,新出的产业政策越来越有针对性。比如杭州提出与动漫相结合,贵阳强调发挥贵州特色,成都突出“文化”属性。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这反映了当前城市发展电竞产业的一个重要趋势:利用地方特色,打造定制化电竞标签。

尤其是如今布局电竞产业的城市越来越多,“僧多粥少”的局面出现已经成为必然,“猛砸钱”并不是让电竞产业成功落地的好方法。

从反面案例看,过去一些中小城市为加入电竞赛道,不惜花重金打造“电竞小镇”,如重庆忠县、江苏太仓、安徽芜湖、湖南宁乡等,其中不少都曾提出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级的投资计划。有业内分析指出,由于缺乏核心的品牌赛事与大型活动,加上产业链复杂,完整实现难度高,叠加建设电竞小镇的城市周边服务行业并不完善等原因,时至今日,曾经热闹的电竞小镇多已“销声匿迹”。这也让还未崛起的电竞小镇成了“烧钱”、“泡沫”的代名词。

与之相对应的是,由于聚集了更多的资源,服务业发达,大城市在电竞产业上的优势更为明显,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对于如何通过自身的优势发展电竞产业,政策也越发清晰。

“电竞由最开始的自由生长逐渐到现在的政府引导,产业落地的周期实际上取决于政府的认知。当下,电竞产业没有一个通用的版本,只能通过产业链上下游去选择适合自己城市发展的核心要素和核心产业,把它作为自己的一个特色。对于后发城市而言,是一个突破口。”徐铭表示。

从目前来看,国内有意发力电竞的城市各有侧重,探索着适合自己的产业发展路径。

有的以电竞产业发展为主,以电竞赛事为突破点,吸引更多电竞俱乐部、赛事制作运营、电竞传播平台等电竞企业聚拢,以此完成城市电竞产业链的构建,并将赛事IP融入到城市文化品牌建设中,成为“城市名片”的一个鲜明特色。

例如喊出“全球电竞之都”口号的上海,在政策支持、标准规划、产业链布局、地区发展规划等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依据《2022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目前,上海无论是高价值企业的数量、电竞俱乐部的数量,还是赛事收入均几近占到全国一半。即便在2022年,上海也是全国举办电竞赛事最多的城市,在全国占比达22.39%。

值得注意的是,在赛事IP成为紧缺资源的情况下,地方自创赛事品牌成为趋势。比如在浙江,“IET义乌国际电子竞技大赛暨电竞嘉年华”“ZEG浙江省电子竞技大赛”“ZUEL浙江省高校电子竞技联赛”“NESO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浙江省队选拔赛”等多个品牌赛事都是在浙江省发展起来,逐渐完善并且开始走向全国。

再比如海南、云南等旅游产业发达的省份以年轻群体为主要目标,在探索“文旅+新文创”的过程中,融入了大量的电竞游戏元素。

张毅表示,目前,正处于摸索发展阶段的电竞产业具有高度可塑性,不论是传统电竞游戏市场还是电竞生态市场规模,都还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有待挖掘。各地政府的积极布局,有助于推动电竞产业标准化和规范化发展。同时,结合城市特色在业态构建、IP打造等方面的探索创新,也将为电竞的产业链延伸和商业化路径探索打开更多新思路。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